> 台海 > 驻台记者见闻

台湾街头艺人考证难 赚钱多

2013年01月04日21:19
来源:东南网 作者:许巧娜
东南网-海峡导报1月4日讯(驻台记者 许巧娜文/图)《中国好声音》,让大家记住了第一期拿到台北街头艺人证照的盲人歌手张玉霞,也让大家见识到了台北街头艺人的高超技艺。
台湾街头艺人考证难 赚钱多

  东南网-海峡导报1月4日讯(驻台记者 许巧娜文/图)《中国好声音》,让大家记住了第一期拿到台北街头艺人证照的盲人歌手张玉霞,也让大家见识到了台北街头艺人的高超技艺。

  街头艺人,按照台湾的说法,是指在公共空间从事文艺活动的自然人或10人以下组成的团体。在台北街头,随处都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街头艺人,无论是音乐、舞蹈、魔术、杂耍、小丑、民俗、手工艺……

  故事·行动雕塑家林嘉文的一天

  其实,在台湾,每个街头艺人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故事。

  林嘉文,33岁,是台湾一名行动雕塑家,也是一名领有“台北街头艺人从事艺文活动许可证”的合法街头艺人,因为想换个跑道,5年前,他从舞蹈老师转行成为职业街头艺人。

  每天早上9:30,林嘉文就要从淡水租住处赶到捷运淡水站服务窗口,和10多位街头艺人一起抽签:属捷运淡水站管辖的公共空间大约有5个,靠近捷运口的那个位置,人流最多,自然是大家最眼红的,“位置好坏小费收入差了大概有四成,所以运气很关键,但我有时候一个礼拜也抽不到一次”。

  当然,也会有运气背到抽空签的时候,林嘉文说,由于在表演场地的项目上面没有特别限定,街头艺人采取自由登记申请制,所以这个时候只能转向另一个地点 淡水河岸,“10:30的时候,换那个场地开始抽签”。

  确定了表演场地之后,林嘉文开始准备演出,光是用各种颜料把自己 “伪装”成一尊足以乱真的铜像,就要花掉半个多小时的时间。

  下午1点钟,表演正式开始:滴答,滴答,滴答,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林嘉文纹丝不动地站在街头,直到有位游客朝他面前的乐捐箱里投了一个10块钱(新台币,下同)的铜板,他才突然伸出手来,捋了捋对方的头发,这个举动吓到了眼前的游客,也逗得同行者开怀大笑。人潮,随着笑声越来越多,最终形成一个包围圈。

  “有时候真的想上厕所了,才能休息一下,不然就是一直站着。”不能躲风雨、不能说话、不能喝水,傍晚5点,深深向观众鞠了一个躬,林嘉文总算“下班”了,如果是周末,时间还得拖个3小时。

  这样的表演,其实很孤单,但他却甘之如饴,“这个职业就是比较自由,而且有时候自己还蛮有成就感的,一些老人家路过还会过来戳一戳说,‘不可能啦,这个是真的’,那时候自己也会开心”。

  除了表演上的成就感之外,每天数硬币数到手抽筋,大概也是支撑林嘉文继续往下走的另一个动力,每周,他都要把游客打赏的小费,统统塞进行李箱里,带到银行换成纸钞。虽然不肯透露具体的数量,但他说,赚的远远超过原来当舞蹈老师时的工作收入。

  考证·台北街头艺人通过率仅20%

  虽然收入不错,但像林嘉文这样的行动雕塑家,全台北大概只有3个,最大的原因就在于,“台湾街头艺人的证照实在太难考了”。

  台北市文化局相关工作人员邓先生告诉导报记者,2005年,台湾《街头艺人从事艺文活动许可办法》正式通过实施,办法规定,取得活动许可证的街头艺人,可以在相关法令规定的范围内,在市区公共空间从事艺文活动。不过,这张执照并非全台通用,想到哪个县市表演,就得跟哪个县市当地文化局提出申请,“许多人对这个执照有误解,认为这像驾照或者会计师执照那样,但事实上这只是一张场地许可证”。

  以台北市为例,目前台北一共开放72个公共空间,包括信义威秀、西门町、龙山寺等地,都是比较“黄金”的公共空间。而台北街头艺人考试每年举行2次,分为表演艺术、视觉艺术和创意工艺三大类。考试场地设在人潮较多的 “国父纪念馆”回廊。

  在固定的时间里,表演者自己架设所有的器材,包括专家学者代表、街头艺人代表、场地主管机关代表、文化局代表等八九位评审,针对几个指标进行“巡回式”评分:

  第一看艺术表现力和技巧是否成熟;第二看演出对观众和环境的效果如何,特别是是否符合场地的要求,例如火舞,在宜兰或许可以表演但在台北目前是不开放的;第三看演出者对自身的包装、经营和管理。

  考试结束后,评审们并不会给表演者打分,而是直接讨论通过或不通过,不通过者会告知不通过的理由,如果通过则会集体召开说明会,并办许可证。

  不过,台北街头艺人的通过率并不高,据了解,目前全台共有10000组街头艺人证照,其中台北市有1200多组街头艺人证照,通过率仅为20%-25%,也就是说,平均五六个人里面只有1位可以成功拿到许可证,难怪有台湾媒体曾报道过,街头艺人证照比考律师证还难。

  经营·学唱大陆歌曲吸引自由行游客

  不过,就算是考到了台北市街头艺人证照,但真正的全职艺人,按台湾街头艺人发展协会理事长张博威先生的话来说,大概也只有10%,因为“并不是每个会表演的人,都能赚到钱”。

  张博威补充说道,街头艺人在收费标准上,除街头画家可自订标准、公开收费外,其他表演由观众自主“打赏”,不准订立收费标准。懂经营会吆喝的街头艺人,高的收入可达每日3万元,而低的街头艺人每日可能只有几千元,落差相当大。

  所以,怎么当好一名街头艺人,也是一门大学问。去年,专门从事歌唱表演的张博威,特地写了一本《街头艺人葵花宝典》,为的就是帮新手快速入门。

  张博威认为,当一名成功的街头艺人,除了自身高超的表演技艺之外,最重要的就是要有敏锐的观察力,能掌握现场的人群,“比如我在台中表演,经常会看到家长带着小朋友出来,就要唱童歌,情人比较多了,就改唱情歌”。

  除此之外,他还认为表演必须要“多变”,“坦白说,谁现在车上没音响?为什么要听你唱歌”?所以,每次表演的时候,张博威还会结合时事,谈谈生活的点滴,与现场观众进行互动。

  有趣的是,最近在张博威的歌单中,除了台湾流行歌曲之外,还加入了许多例如《两只蝴蝶》、《披着羊皮的狼》之类的大陆流行歌曲,“现在到台湾自由行的游客非常多,许多景点都是陆客,陆客出手都很大方”。

  除此之外,张博威说,例如《外婆的澎湖湾》、《月亮代表我的心》等一些怀旧歌曲,也是大陆游客的最爱。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