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 > 厦门社会

多年来多部门联合管 鼓浪屿“野导”却越来越多

2013年05月08日08:10
来源:海峡导报
“野导”到底归谁管?不知道!
“野导”到底归谁管?不知道!
“野导”到底归谁管?不知道!
“野导”到底归谁管?不知道!

  “史上最严”的鼓浪屿整治即将开始,昨天,“野导”不见了。纵观过去几年的整治经验,这种“不见”只是暂时的,如果对于“野导”依然是分散式管理,没有主管,该管的政府职能部门管理缺位,到头来越会伤害执法威严,“野导”将越来越多,越来越大胆。

  旅游部门“野导”不归我们管

  “我们只管有证导游,无证导游不归我们管。”日前,在市政府一次会议上,市旅游局一位负责人重申这一观点。

  前天,一位旅游质监部门的工作人员接受导报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野导”确实不属于该部门的管辖范围。

  “大家所说的‘野导’其实是指‘假导’,也就是假冒导游”,这位工作人员指出,他们的行政执法依据《导游人员管理条例》、《旅行社管理条例》两部法规,因此他们行政执法的导游范围也只限定于被旅行社所委派的导游人员,并不包括“野导”。

  “我们还特地电话咨询了国家旅游局,得到了口头回复,条例中的‘无证导游’,指的是由旅游机构委派的未取得导游资格证,却在从事旅游活动违规人员,其他的,像‘野导’就不包括在这里面了”。

  同时,该工作人员表示,即使“野导”不在其管辖范围内,但该部门在发现使用假导游证等行为时,并不姑息,会和警方配合,对假导游证进行鉴定,但这样对“野导”的震慑作用打了折扣,“我们连验证他们身份的执法权都没有,他们看到我们,即使不跑,就站在我们面前,我们也是没辙”。

  而如果是旅游机构派来的无证导游,“旅游机构在注册时有旅游质量保证金,我们在发生问题时可以对其进行惩处,而‘假导’作为一个独立的人,我们从操作性上很难对其进行控制”。

  这位工作人员看来,目前要解决“野导”这个问题,多部门齐抓共管可能是相对有效的方法之一。

  城管部门 执法权没有委托给我们

  对于“野导”,旅游部门到底要不要揽过自己的职责,导报记者采访了其它政府部门的公务人员。

  一位城管执法人员说,《鼓浪屿风景名胜区管理办法》修正之前,城管管过“野导”,但是后来该法修正了,“现在确实不归我们管”。

  导报记者查阅上述办法,第10条规定:禁止无导游证人员在鼓浪屿风景名胜区揽客从事导游活动;但是对于处罚,则为 属于城管相对集中行政处罚权范围内的,由市城管行政执法部门查处;违反文化、旅游、价格等管理方面法律、法规和规章规定的,有关行政管理部门可以依法委托市城管行政执法部门进行查处。

  “旅游部门没有把关于‘无证导游’的执法权委托给我们。”这是导报记者昨天从城管部门得到的答复。

  “应该就是旅游管,如果他们只管有证导游,无证导游不管,那工商部门也可以只管有办证照的商家,没有办证照的商家不管!”一位工商部门的工作人员反驳。

  公安部门 只管扰乱公共秩序

  厦门警方一直在关注“野导”,虽然陆续进行了查处,但一名民警坦言,目前公安部门可以查处的 “野岛”,都是证件造假、打架斗殴、携带管制刀具、扰乱公共秩序等违反相关法律法规的行为的,而对于野导最核心的“无资质导游”行为,公安机关“无法可依”。

  “主要是太难管,旅游部门的人走上前,对‘野导’说‘请出示导游证’,就被人一巴掌扇过去,坐在地上哭,这种事太经常了。”有鼓浪屿景区的负责人介绍。

  该负责人认为,对于“野导”,旅游部门有推不开的责任,而如果想管好‘野导’,旅游和公安两家最好能长期联合执法。

  “该谁管就要拿过去管,要勇敢执法,如果出现暴力抗法,我们公安部门决不会退缩。”在一次市府会议上,市公安局一代表表态。

  人大常委 谁审批、谁管理、谁负责

  几年过去,鼓浪屿的“野导”不仅没有减少,反而是越来越多,市人大常委、民盟厦门市委副主委朱奖怀指出,首先要问责的是政府的职能部门,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的问题,到底职能部门做了什么工作?

  他说,导游必须持证上岗,意思是进入导游行业、导游市场,必须要有准入的条件才能从事与导游相关的工作。

  但是,现在鼓浪屿上存在大量的无证导游,他们没有依照国家相关的法规规定,没有进行培训、考核,不符合条件,没有经过有关部门核准拿到职业资格证书,按照相关的规定,他们不能从事与导游相关的工作,不管他们是在有资质的旅行社,还是自行组织,或者以个体人员身份从事导游工作,都属于违法行为。

  那么,“野导”由谁管呢?“谁是核准导游资格的行政主管部门,谁就应该对导游市场进行管理、监督和执法。”朱奖怀说,市场上发现没有持证的导游从事导游工作的,核准导游证照的行政机关就必须进行市场管理,必须依法处罚,把无证人员清除出市场,行政机关有一条基本准则:谁审批、谁管理、谁负责。

  在旅游部门的网站上导报记者看到,旅游局的主要职能是“依法对旅游市场进行管理、检查和监督”,朱奖怀说,导游市场上出现“野导”,旅游行政机关就必须进行监督、检查和处罚。

  “没有处罚,‘野导’会越来越多。”他说,旅游质监部门对假导游证进行鉴定没错,但是旅游行政机关,则应对“野导”负起责任。

  现场直击

  “野导”“蒸发”?他们真的怕了吗?

  昨天下午,导报记者上鼓浪屿寻找“野导”,意外发现,他们都“人间蒸发”了。

  龙头路大榕树下是“野导”重灾区,不用找,“野导”主动迎上门,可昨天导报记者转了一圈,一个“野导”都没有。后来,导报记者又扎进小巷里寻找,还是没有,干干净净。

  难道“野导”们怕了,改邪归正?导报记者正在疑惑,一名在鼓浪屿工作的人员悄悄把导报记者带到角落,指着一棵古树,“那边的五个人就是野导,也有摊贩,最近风声紧,他们没事干,就在那儿打牌”。

  导报记者凑近观察,在古树下的石凳上,果然有五个人在打牌,四男一女,四人打牌一人围观。

  “这样的点,鼓浪屿有300个,一个点如果有4-5人,就有1200-1500人。”该知情人士进一步透露。导报记者注意到,这一数字和鼓浪屿管委会此前公布的数字相吻,野导、摊贩、家庭旅馆相关人员2000人。

  这位人士担忧地说,虽然政府部门已经开始整治,但是拿这些“野导”也没什么办法,“他们就坐在那里打牌你能拿他们怎么样”,“等到整治一过,他们又出来了”。

  “这些‘野导’绝大多数住在岛上,文化程度不高,不干‘野导’、摊贩,今后也有可能会干别的。”他说,最根本的是要有政府部门管起来,一直管下去。

  新闻背后

  揽责任时往后退 讲成绩时向前站

  6年前,导报报道鼓浪屿“野导”时,有70多名“野导”被吸纳成正规军,不到3个月跑了50多人,他们嫌正规导游的钱少。

  6年以后的今天,导报又一次、再一次地报道鼓浪屿“野导”时,政府部门统计出的“野导”数量有600多人。

  对比6年来的新闻报道和这几天的采访,导报记者“内心”很矛盾 凡是到讲成绩、做总结的时候,政府部门大多把查处“野导”写进报告,出现在新闻报道上;现实情况是,真正要寻找“野导”的主要责任部门时,这些政府部门又大多谦虚往后退了一步,摇头说不归我们管。

  揽责任的最终方案,往往是几个部门站出来一起管一管,6年里,厦门隔段时间就要联合几个部门,给鼓浪屿的“野导”来那么几下子,短时间内“野导”无影无踪,大家拍手叫好,见诸报端。

  但实际上,“野导”只是躲了起来。这种临时搭档缺乏长效合作,于是潮水退后露出沙子,“野导”该谁管的问题又开始扯皮,在扯皮的过程中,“野导”重新占领街头,数量越来越多,胆子越来越大,新闻媒体一次一次地出击。

  整治不力,最终备受指责的,还是这些推诿的政府部门。“野导”就像一块石头,只在讲成绩时往前站,揽责任时向后退,只会让这块石头越变越大,直到有一天,政府部门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我们真心希望,鼓浪屿能来一次大的治疗,真心希望,关于治理鼓浪屿的新闻报道,能够因为鼓浪屿的康复而就此截止。

  导报记者 吕寒伟 陈洋钦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