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母婴

英国孩子教育方式:在英国遭遇迷人小甜心(图)

2013年05月13日07:25
来源:新华网
原标题 [食指大动 在英国遭遇小甜心(图)]
食指大动 在英国遭遇小甜心(图)

  阿尼娅今年两岁,是个典型的英国小LADY,她虽然路都走不稳,就已经继承了英国贵族女子对形象一丝不苟几近苛刻的习惯。只要出门,胳膊上就要挎上个小手包,里面装着梳子、口红、墨镜、玩具手机。

  阿尼娅一岁半开始,就整天花裙子、花雨衣、花鞋、花袜、花头巾,要求妈妈把自己打扮得像一片鲜花盛开色彩斑斓的小花园。她心不在焉的时候你会想凑过去,跟在她蹒跚的脚步后取悦她;她用澄澈碧蓝的眼睛瞄你一眼,你就会旋转着跌入深深的海洋,让你明白什么叫回眸一笑百媚生。

  当然她也没那么成人化。阿尼娅睡觉、发呆、坐车的时候都怀抱着一个浑身软得滴里搭拉的兔子,问她,喜欢兔子吗?阿尼娅说,我就是兔子。啊哈,小小的英国LADY竟然也明白中国元素,阿尼娅知道自己是属兔的。

  金发碧眼的小女生能跟你心有戚戚,中国人受不了这个。我们的心也变成了那只软得滴里搭拉的兔子,就这样被她打动,就这样深深地陷下去。未婚女子捶胸顿足,我也要生个那么漂亮的宝贝!几个有儿子的男女,异口同声在说,我怎么才能娶阿尼娅做我儿媳妇!

  在英国,最让我爱得抓狂的,就是满街推车里的小Baby。看见了他们,就能明白英语中为何把喜欢的人叫做甜心、蜜糖了,真是甜到了心里了,让你就想把他们抓到怀里,狠狠地抱一抱,然后在他们肉嘟嘟白嫩嫩的小脸上,狠狠地咬一口,就像吃英国的奶油蛋糕。

  说实在的,英国哪里有什么美食,唯一让中国人心服口服的,就是这里的奶制品和蛋糕。

  每次宴请,最后两到三道菜,都是奶油点心。那波纹旖旎着的奶油,点缀着蓝莓、草莓、蔓越莓,当之无愧的艺术品。在国内我就偏爱提拉米苏、慕斯蛋糕,总觉得那就像一个性感美女躺在盘子里向你招唤。而在英国,那松松软软的海绵蛋糕,披挂着浅色的淡淡奶油,加上个樱桃的装扮,会让我放下所有戒心,认为,那就是个英国可爱的小婴儿,肥嘟嘟笑眯眯,娇美万般。

  每次上菜,在国内时内心的很多“预防针”,比如肥胖理性、高血糖理性、植物奶油理性、反式脂肪酸理性,此时都被抛在脑后,能做的就是保持优雅的吃相,用刀叉轻轻挑动那一颗颗缠满奶油的莓子。
食指大动 在英国遭遇小甜心(图)

  有一次,我桌子对面坐着一个体重300斤左右的女子,朋友介绍,她是教授,年龄刚刚40岁。看着她旁若无人地大口咀嚼蛋糕的样子,我背后一凉,回国后,会不会也长出一身难以减下去的膘子?拿着刀叉的手顿时痉挛,松开了。这时候侍者过来,又上了一道甜点,奶油蛋糕只占了盘子的一角,旁边,是绿色的豌豆泥在白色的盘面上像是抽象派油画,随意画几笔。我小尝了一口,淡淡的甜中间夹杂着丝丝的咸味儿。嗯,有中国的味道。我精心地用餐刀将掺了奶油的豌豆泥刮的干干净净。糟糕的是,我的舌头从此刹不住车,顺势将旁边的那个圆蛋糕吃掉了。

  善解人意的侍者也没有像平时一样撤走我没吃的上一道菜,用迷人的蓝眼睛看着我,温柔的男中音在我耳畔轻抚,“味道很迷人的,平时吃不到。”我故作镇定地说,太容易长胖了。侍者却说,“它真是个小甜心。”我有限的英文能力经常这样显灵,一般都听不懂,一旦听懂了,就如雷贯耳。小奶油蛋糕上真的出现了阿尼娅的样子,哦,天呐她好迷人。就像吸了鸦片一样,长胖算什么,变丑算什么,衣服都穿不下算什么?先让我吃了这块蛋糕再说!

  用好朋友的话说,我们都奶油中毒了。英国人有时候很不讲究,她们会在盘子里挤一大堆奶油,什么都不放端上来。但我已经失去了抵抗能力,只要上,我就全部照单入肚。我的留学生朋友告诉我,在英国读书,每节课间都有“coffee break”时间,桌上的点心,也都是千姿百态的奶油。无论多小心,听课听到五迷三道的人也觉得哈喇子哗哗,hold不住啊。一天四顿甜点,谁的枯柴钢铁身能不发福?

  因为奶油就是可爱的小乖乖呀!

  回国以后,英国最让我牵肠挂肚的,就是阿尼娅。一天我们几个想把阿尼娅发展成儿媳妇的人又聚会,一起思念这个精灵小公主。恢复理性的我,再不吃奶油蛋糕了。告诉大家我决定不向她妈求婚了,因为阿尼娅的婆婆不好当啊!

  也不说她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环境里。

  阿尼娅一岁:妈妈把她扔在草莓园里,自己干活去了。她在田间爬来爬去,将没有清洗的草莓与泥巴一块塞进嘴里。浑身是土,满脸满手草莓酱,她父母都一点不紧张。

  英国的草坪就是那么的肥厚,跤摔得再重,无非是裤子被青青的草汁染脏。练习走路的孩子自己在草地里摸索,吃草、摔跤、或者啼哭,没有格外的关注,没有爷爷奶奶的操心,很小就学会了自己处理失败与挫折。

  阿尼娅一岁半,在我们的儿子摸坛砸罐的日子里,她已经抛弃了宝宝餐椅,坐在垫高的椅子上,像个淑女一样拿着刀叉吃饭。她既没有像我们担心的那样用不锈钢刀叉扎自己的眼睛、嘴,也没有将父母昂贵的瓷器扔到桌下去。妈妈在忙碌,宝宝很安静,就这样乖乖地文雅地将盘子里的菜品吃完。而此时,我们的孩子还在被保姆喂饭呢。

  阿尼娅20个月,妈妈在做菜,她就坐在厨房洗菜池边玩南瓜。她既没有对妈妈那锅热汤感兴趣,也没有跳进水池里。而我们的孩子还被追着往厨房外赶,那里有火、有电、有开水、有刀还有玻璃器皿,都是危险!

  她能够抱着玩偶兔子自己入睡,也不会因为爸妈没躺在身边而嚎啕痛哭。而我们的孩子还在被爷奶爹娘捧在怀中颠着,不停搜肠刮肚地唱儿歌、唐诗,可怎么也睡不着。

  阿尼娅两岁,她已经有了小小的自我了,开始穿妈妈的高跟鞋,戴妈妈的大墨镜,啃着成人巧克力,要求涂口红、穿公主裙、戴粉红项链了。

  没有扭捏作态也不顾影自怜,她的臭美方式让人觉得天经地义真纯自然。

  在我们将眼球恨不得缝在孩子身上的时候,阿尼娅可以独自玩耍几个小时了。很多中国孩子这时候认字了,会唱歌背诗,却仍是个小小的闯祸精,让大人整天心惊肉跳失魂落魄。

  女孩子如此自强,男孩子却仍在襁褓,如此下去,即使婚配,我们的儿子岂不会很受罪?

  最终发现,阿尼娅与我们儿子养育过程的巨大差异,来自阿尼娅妈妈与中国母亲的巨大差异。阿尼娅妈妈从上学起一直保持健身,她没有请保姆,也没有妈妈婆婆帮忙,老公每天要驱车到其他城市上班。就这样,她还要上半天班,将女儿托给邻居照看。阿尼娅的妈妈真像是个女钢铁侠,每天夹着女儿四处奔忙,就像拎一只小兔子。所以阿尼娅就早早有了自己独立的内心世界。

  有些朋友很自卑,觉得我们的儿子输在了起跑线上。我安慰她们,西方的养育方法,教出来的是超级自我的姑娘小伙,翅膀硬了以后就自己飞翔了,没看见英国那么严重的老年问题吗?奶油蛋糕有它的诱人之处,也有缺点。看看我们这些从英国回来的人,都为自己的一身肥肉发愁。中国人强调三餐有节四季不懒。奶油,让你失去节制,让你神魂颠倒。可也让你高血脂、高血压、高血糖。

  我们对长辈的恭敬、陪伴,对父母的孝敬、耐心,对自我生活享受的节制,也会言传身教,留给我们的孩子。他们现在依赖、闯祸、晚熟,但他们心里会一直记挂我们,心疼我们,就像我们此刻对我们的爸妈一样。

  东西方文化不同,习俗不同,教养儿女的方式也不一样。我们有糟糕的一面,必然有可贵的另一面。用我故乡的说法,“癞痢头儿子自家的好”。向阿尼娅妈妈学习,也要向我妈妈学习。

  朋友说,看来你奶油中毒的症状缓解了。 (来源:中国青年报)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