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 > 时事

解析刘汉刘维特大涉黑团伙案:以“黑”起家(图)

2014年04月02日16:02
来源:厦门网
图为:公诉人在讯问被告人。本报报道组 摄
图为:公诉人在讯问被告人。本报报道组 摄

  以对法律、对人民负责的精神,将刘汉、刘维特大涉黑犯罪集团一案办成经得起历史检验的铁案,是湖北省公安机关、检察机关和人民法院肩负的共同使命和神圣职责。

  刘汉、刘维等36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杀人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罪行案,经依法指定管辖,咸宁警方进行了近一年的缜密侦查,咸宁市人民检察院严格审查、监督和起诉,咸宁市中级人民法院3月31日起依法公开开庭进行审理。

  此案备受关注。2013年4月中旬,从咸宁市公安机关依法接受指定管辖任务之日起,湖北省公安厅高度重视,从全省各地公安机关抽调刑侦、打黑、预审、法制专家,组成阵容强大的专案组,全身心投入此案的侦办工作。

  参与此案的424名民警,在200多天夜以继日的侦查过程中,先后奔赴四川、贵州、海南、内蒙古、云南、上海、深圳等省市及境外的香港、澳门等地调查取证,行程数十万公里,依法询问证人1000余人,采集、调取证据资料10000余份。

  此案涉案人数众多,跨地域广,涉及面大,涉嫌罪名多,时间跨度长。咸宁市公安局副局长肖传家说,“虽然办案难度极大,但在侦办过程中,我们严格规范办案程序和民警的办案行为,严守办案纪律,绝不允许搞刑讯逼供和超时审讯。另外,省公安厅法制总队总队长带领4名法制专家,对案件侦办的各个环节进行"挑刺",确保侦查工作不留瑕疵。”

  肖传家介绍,由于此案时间跨度近20年,许多证据由于主客观原因丢失,加之该涉黑集团在当地危害巨大,许多老百姓和受害者家属慑于该团伙的淫威,不敢发声,这些都给此案的侦办工作带来极大的难度。他举例说,在侦办周政被害案件中,由于原始案卷大量遗失,民警从零开始,重新对案发地及周边群众进行询问调查,最终还原了案情真相。

  咸宁市检察院检察长罗继洲介绍,遵循法律规定的公诉引导侦查原则,在公安机关侦查过程中,咸宁市检察机关提前介入,对侦办过程全程监督,该发检察建议的发检察建议,该纠正的办案程序和行为坚决依法纠正;在移送审查起诉后,该退回补充侦查的严格依法退回补充侦查。该院共给公安机关发出了1000多条补充侦查意见。对于辩护人合理合法要求有求必应,移送过来的所有案卷材料对被告人的辩护人一律公开,充分尊重被告人的合法权利。

  负责审理此案的咸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开庭前完善了7个法庭的多媒体示证系统,开通官方微博,最大限度地保障此案审理过程的公正、公开和透明。

  以“黑”起家—解析刘汉刘维黑道之一

图为:公诉人在讯问被告人。本报报道组 摄
解析刘汉刘维特大涉黑团伙案:以“黑”起家(图)
  图为:被告人刘维出庭受审。(本报报道组 摄)

  湖北日报讯 出入乘坐价值千万元的豪车,保镖携枪24小时贴身保护,生活中挥金如土,赌场上一掷亿金,动辄刀枪相向,视他人生命如草芥—这些平常只能在外国影视片中看到的“黑老大”形象,在四川汉龙集团刘汉及其团伙成员身上上演现实版。

  这名曾是四川省政协两届常委的伪商人,戴着“四川首善”的面具,和他曾是奥运火炬手的弟弟,大肆网罗社会闲杂、刑释人员,大量购买枪支弹药及刀具,组建“地下武装”,组织、领导一个30余人的涉黑犯罪集团,为祸四川成都、德阳、绵阳、广汉、什邡等地20余年,先后涉嫌故意杀人和故意伤害造成9人死亡,实施故意伤害、寻衅滋事、敲诈勒索、防害公务等犯罪行为数十起,严重破坏社会经济秩序和公平正义。

  3月31日,咸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对刘汉、刘维特大涉黑犯罪集团36名被告人进行审理。庭审开始后,根据检察机关起诉书指控,法庭从团伙成员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开始展开法庭调查,揭露团伙犯罪的真面目。

  四川省广汉市一个规模不大的小区,现年49岁的刘汉就出生在这里,兄弟姐妹一共5人,老三刘汉,老五刘维(曾用名刘勇)。

  1985年,刘汉从德阳市技校毕业后,在广汉一化工厂机修车间任铆工,后与人合伙贩卖木材。大半年后,有了些积蓄的刘汉,开了家门市部,挂靠到广汉市平原实业公司这一国营单位名下,经营木料、建材等,开始了自己的经商之路。刘维高一辍学,推着三轮车在街头卖冰棍及零食。

  1990年前后,广汉平原公司与有关部门脱钩,刘汉接手成立四川平原实业公司,在公司一楼开了家名为圣罗兰的赌博游戏机厅。

  刘汉刘维兄弟俩一个不择手段攫取巨额财富构建黑金帝国;另一个以不断打杀的方式树立江湖老大地位。两条人生之路看似泾渭分明,实则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两者之间既有兄弟之情,亦有利益之链。

  1992年12月16日,广汉市人民法院在受理一起经济案件中,依法查封了刘汉的一批物资。刘汉组织人员封堵法院大门,撕毁法院封条,藏匿转移被查封的物资。同年9月14日,湖南、四川两地警方前往广汉对涉嫌诈骗的刘汉执行拘留。刘维闻讯,带领孙华君、吴小兵等人乘车赶到,持枪冲向执法民警,使刘汉得以逃脱。

  虽然刘维因此被湖南警方抓获,但兄弟俩的恶名却由此传开。

  1994年,刘汉通过涉足期货,跻身亿万元富豪之列。同年9月,刘维被取保候审,回到广汉。刘汉将自己的赌博游戏机厅交给刘维经营,自己则继续在金融市场上,通过操纵期货市场价格、修改交易规则等手段巧取豪夺,身家成倍增长。

  刘维接手刘汉的赌博游戏机厅后,不断网罗社会闲杂人员,购买枪支弹药,扩张势力。1998年8月18日,刘维指使曾建军、闵杰、张伟、李君国等人,枪杀与己竞争的周政,除掉了自己在广汉的最大竞争对手。

  2000年前后,刘维以暴力相威胁和通过打砸手段,收取高额保护费,强占股份,分文未出,先后将陈某、石某等人开设的两家规模较大的赌博游戏厅据为己有,垄断了广汉的赌博游戏机市场。同时,以行贿、提供吸食毒品等手段,拉拢、腐蚀警务人员及政法干部,为自己开设赌博游戏机厅及其他违法犯罪活动提供非法庇护。

  通过垄断广汉的赌博游戏机行业,控制广汉及周边地区的砂石、建材等市场,刘维攫取了数千万元的不义之财,树立了自己在广汉“江湖老大”的地位。至此,兄弟二人完成了充满罪恶的原始资本积累。

  陈力铭案庭审结束 五被告人当庭忏悔

图为:陈力铭案庭审现场。(本报报道组 摄)
  图为:陈力铭案庭审现场。(本报报道组 摄)

  湖北日报讯 昨日中午12时许,随着法槌落下,经过一天半的审理,咸宁中院公开审理的刘汉刘维特大涉黑案分庭七案中,陈力铭、钟昌华、王万洪、黄谋、郑旭等5人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非法拘禁罪、非法买卖枪支罪、非法持有枪支罪、故意伤害罪,在赤壁市人民法院第一审判庭审结,5名被告人当庭对自己所犯罪行表示忏悔,对受害人及其家属表达深深歉意,审判长宣布将择日进行公开宣判。

  检察机关指控,2009年8月,刘维因为怀疑梁世齐私吞自己几万元养狗费,便吩咐被告人陈力铭教训梁世齐。陈力铭指使手下钟昌华、王万洪、黄谋、郑旭具体实施。9月23日下午4时许,由郑旭指认,王万洪打电话将在茶馆喝茶的受害人梁世齐“钓”至茶馆前接电话,钟昌华、黄谋将其挟持至茶馆对面福利院南墙偏僻处,持刀猛刺梁世齐背部、臀部及大腿等部位,致梁世齐在被送往医院途中身亡。

  庭审中,5人对公诉人指控的上述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王万洪、黄谋、钟昌华及郑旭4人的辩护人分别就4人在该案所起的作用进行了辩解。

  另据指控,2003年6月,刘维指派被告人陈力铭带钟昌华到什邡市其堂兄刘某的金桥酒店看场子。2004年2月,钟昌华等人在管理酒店小姐过程中,因朱某偷窃客人钱财,将其非法拘禁在该酒店7楼房间,致朱某跳楼身亡。案发后,钟昌华犯非法拘禁罪被当地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0年,陈力铭当时未被依法追究。

  陈力铭、钟昌华对上述指控事实供认不讳,但陈力铭及其辩护人辩称,该案发生前,陈力铭并不知情,事发后才得知,他自己并未参与实施非法拘禁行为,不构成非法拘禁罪。公诉人指出,该犯罪行为属于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行为,根据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特征及相关法律规定,陈力铭作为钟昌华的哥佬倌,理应承担法律后果。

  在检察机关对陈力铭、钟昌华、黄谋、王万洪、郑旭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这一指控中,上述5人均供认不讳,但陈力铭及其辩护人对检察机关指控其为该组织的骨干成员持有异议,辩称陈力铭为一般参加者,并非该组织的骨干成员。其余被告人的辩护人辩称,在梁世齐案和非法拘禁案发生后,他们或被判刑,或离开该组织,再无其他违法犯罪行为,而黑社会性质组织一般参加者最高刑期为3年,已过追诉时效。

  在检察机关对陈力铭非法买卖、持有枪支罪的指控中,公诉人指出,陈力铭先后买卖枪支一支,先后持有枪支两支。陈力铭及其辩护人对指控的该项罪名并不否认,但对非法持有枪支的数量提出异议,辩称其中黄某托自己转送给刘维一支手枪,陈力铭从黄某手中取得该枪支后,第二天即交给刘维,该枪支不能认定为陈力铭持有。

  在作最后陈述时,5名被告人均作了悔罪陈述,对受害人家属表达了深深的歉意。其辩护人作最后陈述时表示,5名被告人在公安机关侦查阶段和检察机关审查起诉阶段,均主动坦白交待犯罪事实,认罪态度较好,陈力铭还主动检举揭发了该涉黑犯罪集团的犯罪线索,为该案的侦破起到了积极作用,具有法定的从轻减轻处罚情节,陈力铭、钟昌华主动对受害人梁世齐家属予以经济上的赔偿和补偿,取得了受害人家属的谅解,请求法院量刑时予以综合考虑。

  “做梦都在盼这一天的到来”

  湖北日报讯 “一看到刘汉等人出庭受审的报道,我就抑制不住激动的泪水,我弟弟这么多年的血债终于要清偿了,我可以告慰九泉之下的弟弟和父母了!”3月31日晚,熊丽哽咽着对记者说,“在过去的16年里,我做梦都在盼这一天的到来。”

  熊丽的弟弟熊伟,曾因同汉龙集团在绵阳小岛的房产开发项目纠纷,于1998年被刘汉手下残忍杀害。父亲为此精神失常,母亲亦积郁成疾,先后离世。

  当晚,饱受刘汉涉黑集团欺压的绵阳小岛村民,连夜自发赶制了庆祝的横幅,还组织了腰鼓队表演,庆祝刘汉涉黑集团受审。“正义终于到来,亲人血债必将由法律来伸张。”受害人家属周厚蓉说。1998年,为垄断广汉市游戏机市场,刘汉刘维手下将其弟周政杀死。周厚蓉说,她一手带大的弟弟被残忍枪杀后,可怜母亲死前都没能看到主犯落网,侄儿十多年都不知道父亲死因。

  在受害群体集中的四川当地,人们对该案公开审理充满期待。“刘汉刘维等终于被押上了审判台,这对受害者家属来说,是莫大的安慰;对百姓来说,是强烈的信心。我们相信正义一定会得到伸张。”广汉市民刘忠亮对记者说。

  随着案件开庭审理,社会各界高度关注。接受采访的人们纷纷表示,刘汉刘维涉黑犯罪集团接受公审,大快人心!刘汉团伙的覆灭显示了一种决心—政法机关打黑除恶的坚定决心。“只有啃掉硬骨头,才能真正解决黑恶势力的恣意妄为,在打黑除恶的行动中,像刘汉刘维集团这种大块头硬骨头就该严打狠打!”在案件审判地咸宁,一位姓方的市民如是表示。

  起诉书指控,在组建黑社会性质组织中,刘汉刘维等为组织定下了“帮规”,如“为个人利益打架,组织不管;为组织利益打架,即使打死人,组织也会管;要敢打敢冲;违反组织规定,立刻开除;泄露组织秘密,要受严惩……”“黑社会大哥刘汉有生杀大权,服从帮规的提用,效忠刘汉的提用,背叛刘汉或出卖刘汉的遭报复和铲除,这样的组织好像只在电影里看过。”参加庭审旁听的刘先生说。

  刘学军等3人被控包庇纵容黑社会组织罪、受贿罪的案件同步审理,同样大快人心。四川案发地干部群众认为,刘汉的发家史就是当地人民群众的屈辱史,打掉刘汉刘维犯罪集团,严惩涉案“保护伞”,既是排脓治疮,也是从严治警,从严管吏。

  在“咸宁中院”的微博上,有网友留言评论:黑恶不除,正义难伸!如果没有中央反腐打黑的坚定决心和雷霆手段,刘汉犯罪集团不知还要继续作恶多久,还会带来多大的危害,坚决拥护中央的英明决策!有网友感言:对刘汉集团的法律公判不仅仅是法律的胜利,更是正义的胜出,这是人民所期待的。

  人们注意到,出庭受审的刘汉、刘维等所有被告人均未穿囚服、未剃光头,庭审依法公开进行,依法告知、维护被告人的合法权利。法律界人士认为,这体现了依法、文明审理,是一种法治的进步。
(责任编辑:李峰) 原标题:解析刘汉刘维特大涉黑团伙案:以“黑”起家(图)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