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财经 > 厦门财经

门槛降低海归不再稀罕 花重金回国后成本难收回

2014年11月17日16:33
来源:厦门网
留学门槛降低,“镀金”后的七成人选择回国,但海归不再是“香饽饽”
留学门槛降低,“镀金”后的七成人选择回国,但海归不再是“香饽饽”

  花重金留学,回国后成本难收回,导致高不成低不就等问题突出

  一个父亲跟朋友吐槽:女儿去英国留学,回来就学了两件事:不上班,每天在鼓浪屿摆摊,“享受乐活生活”;回国不找男友,净找女朋友。她爹欲哭无泪。

  现今,厦门留学生越来越多,据厦门市留学生联谊会的不完全统计数据,厦门目前有登记在册的海归4000多人。而越来越多的海归“镀金”完后选择回国。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2年全国出国留学人数39.96万人次,而“回流”人数达27.29万人次,占出国留学人数的70%。

  花重金去了趟国外,有人梦想出国后回来挣大钱,有人计划镀金完回来“干大事”……但是回国后却与想象的完全不一样。今天,我们来细数这些“留学综合征”。

  厦门网-厦门晚报讯 文/ 记者 李小庆 施璐玮 见习记者 林珊 漫画/刘哲姝

  A

  中途放弃

  4年花了近120万元

  怀孕后回国改做代购

  小陈今年24岁,2009年高考后,因成绩不佳,在国内上不了好大学,就选择出国留学。2009年10月,她前往英国东英吉利亚大学金融专业学习,2013年6月回国。近4年下来,学费、住宿费、生活费和往返机票费用近120万元。

  2013年本科毕业后,小陈还申请到了本校的研究生。2013年6月份,她回国度假订婚,原本打算9月就回英国念研究生,但在回英国前夕,她发现自己怀孕了,于是还没开始的英国研究生生涯就此画上了句号。

  “会遗憾,但不后悔,”小陈说,决定不去英国后,她就和老公在厦门创业,她担任行政主管,创业的资金由双方父母提供。

  今年4月,小陈生下儿子,就没再去公司上班,成了全职妈妈。因为孩子喝的奶粉全是托亲戚从英国快递回来的,于是小陈就萌生了做奶粉代购的想法。小陈说,做代购,因为自己曾深入到“一线”,所以比没出国的人会更方便。

  留学回国后,小陈说她最大的收获就是英文水平提高了,学习了西方的一些先进理念,对以后小孩的教育会更得心应手。但是小陈说,她觉得工作、人际方面和她想象的有很大的落差。当时决定去英国留学时想法很简单,就是想拿个文凭,回来好找工作,也幻想过回来后在职场上叱咤风云。

  留学4年,再加上回来创业,父母在小陈身上至少投入了150万元,还不包括买房买车。当被问及投资是否有收益,是否能收回成本时,小陈充满希望:“应该可以,公司目前正慢慢上轨,但是近期内想要收回留学和创业的成本,比较难。”

  博士论文一拖再拖

  中途休学回家养病

  阿琳今年刚满30岁,5年前研究生毕业后,去了澳门某大学攻读博士。博士只有第一年有课,之后,阿琳便投入了论文开题的准备工作。开题后,阿琳却一拖再拖,变成了拖延症。每次去图书馆,阿琳都抱回成摞的书,但看到这些资料,阿琳就感到头大,书只好一再续借,却鲜少翻开。就这样,同年进来的室友们已经换了两三拨,阿琳却还留在原地。

  论文的进展以蜗牛的速度前进,阿琳忍不住想逃避,连导师都不敢主动联系。眼看着大学同学、研究生同学都已经在工作上小有成就,阿琳也不着急。

  今年上半年,阿琳突然生了一场大病,她本决定退学,在导师的挽留下决定先办休学,回家休养一段时间再说。如今,阿琳已休养了近半年,病情反反复复。“等病好了,我想出国旅游,工作什么的,管它呢,反正家里也不缺我这份工资。”阿琳说。

  B

  高不成低不就

  靠姐夫资助出国留学

  找了两年工作无着落

  小蔡因为学习差,高中毕业后跑去英国留学。但是,小蔡家里并不富裕,父亲不在世,整个家就靠当医生的姐夫支撑。每年几万英镑的学费,也大多由姐夫负担。

  四年毕业后,小蔡回国找工作,三天两头飞北京、香港、深圳,刚开始月薪五六千元的工作,他都看不上,厦门的工作也都看不上。结果,找了一两年,工作还没着落。

  小蔡的家里人对他宠得不行,小蔡快30岁了,还是高不成低不就。但是小蔡花钱毫不手软,用的都是名牌。姐夫当医生月入过万元,但因为要负担小舅子的留学学费,结果混到快40岁才买房子。每次他诉苦,老婆就说,那是她唯一的弟弟,而且,家里没有父亲,只能靠姐夫。小蔡的姐夫敢怒不敢言,只好感叹:“我这辈子就是为小舅子打工了。”

  小蔡的姐夫算过账,结论是:花出去的成本,以他小舅子的本事,根本收不回来,完全是打了水漂。

  C

  月光族

  工资远远不够自己的开销

  每月还向妈妈要4000元

  小黑从小在四川长大,高一时被妈妈接来厦门上学,上了一年后又转去上海。不久后,小黑又提出想出国去学酒店管理。在勾勒出一番未来在酒店做管理的风光景象后,妈妈被打动了,为他联系了新加坡的一所私立高中。

  在新加坡的一年,算上学杂费、住宿费和生活费,小黑花了30多万元。一年后,小黑提前回国,踌躇满志想要干出一番事业。

  小黑在一家酒店找了份工作,从基层的前台做起,工资只有2000多元。起初他觉得这是要上升到管理层的必经之路,但做了几个月后,小黑觉得日子太枯燥,前途无望,于是在家休息了一段时间后,又跳槽到上海一家五星级酒店,做起了接线生,每月工资三四千元。

  然而这份工资远远不够支付小黑的开销,每个月“月光”不说,小黑还要妈妈每月打4000元到自己的账上。“租房子都要好几千。”每次妈妈抱怨时,小黑都会如此回应。

  接线生的工作坚持两年后,小黑递了辞呈,回到厦门。现在小黑已经23岁,别人刚刚大学毕业,他已经有了几年工作经验。如今他已经在家休息了三四个月,每天出去找朋友玩。“我不想在国内工作了,没意思。”小黑如今正在努力劝说妈妈,希望妈妈再出一笔钱送他出国工作。“至少那里工资高些嘛。”然而妈妈很犹豫,以小黑这种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性格,出国工作后会更好吗?

  D

  啃老族

  家长借钱让孩子留学 回国10年后吃住仍靠父母

  父母四处借钱给孩子出国留学,本想着孩子毕业后能赚大钱,结果孩子回国10年都没找到一份好工作。

  小郑今年35岁,高中时学习成绩不佳,父母一心想送他出国留学。于是,父母向亲戚朋友借了一大笔钱,把小郑送到马来西亚一所普通高校学习电子商务,为的是回国之后可以从商赚大钱。

  小郑的父母都在福建一县城的学校工作,属于工薪阶层,在小郑出国留学前还买了房,家中并没有多少积蓄。为了供小郑留学,夫妻俩不仅省吃俭用,还承包了一片山种果树,周末别人都在休息,小郑父母却起早贪黑去山上干活。“很辛苦,晒得很黑。”他们的一亲戚说,如果不是供小郑出国留学,凭夫妻俩的工资,在当地是可以生活得很好,用不着那么辛苦。

  4年后,小郑留学归国,并没有如父母所愿,利用所学专业去经商。工作不好找,再加上就读的学校很普通,小郑最后进入一家鞋厂上班。之后,网购盛行,他也开起了网店,卖鞋、卖衣服。但是折腾了几年,小郑也没实现发大财的梦。婚后不久,小郑带着妻儿回到老家,一家三口吃住都在父母家。如今,父母都退休了,却还要养儿子一家。

  E

  梦想族

  白天在公司里当白领 晚上在酒吧当驻唱兼主持

  今年27岁的小薛毕业于美国约克大学,回国后,在厦门顺利找到一家世界500强外企的工作,主要负责跟国外的客户沟通。出国留学的经历,让他在工作中的优势非常明显。

  但是,工作一段时间后,他辞职了,来到了一家比较小的公司,工资下降了一半多。但是他说,新公司是他认准的、喜欢的行业,人最幸福的,就是做自己喜欢的工作。

  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去一个小酒吧,觉得很喜欢。第二次去时,就和老板聊了起来,在那里驻唱兼主持。到现在,已经两年多了。

  小薛说,白天的白领工作是他努力的目标;晚上是一种放松,因为唱歌时,一团乱麻的脑袋会变得简单,这种简单对他来说就是幸福。

  他说,几年的留学经历,让自己学会独立、坚强、勇敢、不哭泣。其实,在海外并不是那么好过,在海外有过各种打工经历,餐饮、前台、卖场、加油站、夜店,他都待过,然后还要挤出时间学习、写论文、做项目,能睡一场好觉都觉得很奢侈。

  “我们老祖宗不是有一句话吗,师夷长技以制夷,出去是为了更强大,而更强大是为了更好地回来。”小薛说。

  观点

  就业取决于学了什么

  是否了解中国的国情

  厦门市留学生联谊会秘书长杨广云说,厦门市留学生联谊会现有会员1300多人,但据不完全统计,厦门的海归已超过4000人。由于家庭收入水平的提高,将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出国留学。现在,中国已经迎来留学生“回国潮”,因为不管是工科还是文科,在国外都“不好混”了。

  但是,回到国内,他们也不再是“香饽饽”。杨广云说,拿厦大教师招聘来说,如果没有国外名牌大学的博士学位,就甭想进厦大。企业也是一样,市场经济下,只有那些有能力带来效益的人,企业才要。

  上月底,在悦华酒店举办了一场福建省(厦门)海外人才项目对接洽谈会,149名海外留学人才携带近200个项目来厦参会。杨广云说,其中30多个是厦门海归,他们每个人一个易拉宝,有项目才有资格跟企业洽谈。

  杨广云说,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前,公费留学比较多,他们大多经过严格挑选,所以回国后会更上一层楼。但是,近年来,自费留学的越来越多,留学门槛也越来越低。有的学生,原本就是在国内与同龄人竞争不过,才选择出国的。未来,留学人才的差别性会越来越大。

  但总的来说,大部分选择出国留学的年轻人,家庭条件都还不错,回国后他们是否工作,对于家庭来说影响不大。杨广云说,回来后是否有好的就业,取决于留学生在外面学了什么,是否了解中国的国情,是否有足够的情商和智商。

搜狐福建站微信订阅号
(责任编辑:李峰)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