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 > 厦门要闻

厦门流动人员性伴状况调查:约35%外来工性压抑

2014年11月19日09:29
来源:厦门网
市疾控中心首次发布《流动人员性伴状况调查报告》
厦首次发布流动人员性伴调查报告 约35%外来工性压抑

  市疾控中心首次发布《流动人员性伴状况调查报告》

  调查数据显示,建筑工人中“男男性行为”比例最高

  采集时间:2013年7月—10月

  采集单位:市疾控中心

  采集范围:我市工厂、企业和建筑工地流动人口

  采集方式:抽样问卷调查

  采集数量:收到问卷2888份,其中有效2885份

  受访人群构成:

  工厂、企业1586人(71.2%)

  建筑工地642人(28.8%)

  男性1233人(55.3%)

  女性995人(44.7%)

  调查对象年龄:16-68岁

  20-49岁者占95.2%;

  文化程度:初中及以下者占57.7%

  家,一个充满爱的字,让人自然想起“老婆孩子热炕头”。离家远行的人们,当爱人不在身边时,这份爱寄托在何处?一份关于外来务工人员的调查数据表明:55%外来务工人员超过半年没有性生活;35%感到性压抑。“临时夫妻”、性交易或是同性慰藉行为趁虚而入。

  根据厦门市疾控中心近日发布的《厦门市2013年流动人口性伴状况调查报告》,我市流动人口(建筑工人和工厂工人)中的非婚性伴现象较为普遍,对家庭及社会稳定、疾病(如艾滋病)控制构成潜在危险。这是我市疾控中心首次开展此类调查。

  厦门网-厦门晚报讯 文/记者 苏奇 制图/郭航

  A调查

  临时夫妻

  太寂寞“一触即发”,回老家“自然分手”

  “临时夫妻”也就是俗称的“露水夫妻”,在外打工,临时找个伴稍作慰藉。调查对象中,“临时夫妻”中包括临时性伴(多个情人),也有的是固定性伴。

  仙岳医院副院长陈进东说,门诊曾遇到不少“临时夫妻”来咨询。不少外来打工人员正值青壮年,夫妻分居两地,一年难得回趟家。独自在外打拼,难免空虚寂寞,遇到异性老乡或工友,往往“一触即发”。

  这种现象还具有一定的“传染性”。多数情况下,他们并不考虑未来,回老家就自然分开了。但也有的会因情感纠葛而无法自拔,甚至发生自残自伤或伤害对方等过激行为。

  同性性伴

  集体住宿或合租,成催生“基友”温床

  13名男性建筑工人在过去一年有过同性性行为,他们均有异性性伴,其中12人已婚。根据数据,在有多个固定性伴、临时性伴及商业性伴的调查项目中,建筑工人的比例均显著高于工厂的工人。

  调查发现,建筑工地适合女性的岗位少,劳动强度大,一般女性家属无法随行。这种职业特点,不利于男性在较长时间内维持相对单一的固定性伴。

  第一医院感染科主任医师吴晓鹭说,之所以会有这个结果,一方面是因为建筑工人多数年轻力壮,性需求旺盛,另一方面集体住宿或合租,也为男同性行为创造了温床。

  他说,接诊的艾滋病患者绝大部分是外来务工人员。其中,男同性恋者占比约为1/4-1/3。据2013年厦门居民健康报告显示,去年本市报告艾滋病病人50例(厦门籍16例),HIV(艾滋病病毒)感染者167例(厦门籍94例)。

  市疾控中心医生说,男男性行为人群艾滋病感染率远高于普通人群。此外,商业性行为也是感染艾滋病的高危因素。

  B案例

  真心爱的是小三,又不忍向妻子提出离婚

  来自四川的林先生今年30多岁,老婆在老家抚养两个孩子、照顾老人。

  到厦门打工多年,林先生在建筑工地和工厂都干过,后来辞职做销售,凭借自己的好口才和能力,业绩还不错,如今月收入过万元。

  在销售部,他遇到了来自云南的同事小芳。今年25岁的小芳容貌姣好,两人都远离家乡,很快便相互产生了好感,最后同居了。小芳虽未结婚,不过在老家已经订婚。她说只爱林先生,顶着压力退了老家的亲事。林先生也觉得小芳才是自己的真爱。

  林先生答应和妻子离婚。但过年回家看到妻子无怨无悔操持家务,照顾老人和孩子,实在没勇气开口。一回到厦门,他又不得不面对小芳的哭闹。

  一边是自己的真爱,一边是糟糠之妻和幼子,他进退两难,只好到仙岳医院向陈进东求助。陈进东说,作为医生不会告诉他选择哪一方,只能看他自己,到底是遵从世俗观念还是听从自己的情感需求,“选择肯定只能有一种,否则会两败俱伤”。

  被大叔“引诱”,大学男生染上了艾滋病

  在吴晓鹭接诊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中,曾有一名大学男生小陈。小陈即将大学毕业,正在实习。相貌清秀的他有个女友,在遇到一名40多岁的男人后,他向女友提出了分手。

  原来,这个中年男子是同性恋者,在厦门打工,后来辞了职,没有固定工作。受到他的“引诱”,小陈和他频繁联系,相约见面,并发生了性关系。谁知,这个大叔太“花心”,只是玩弄小陈,和他发生性关系的同时,还经常到外地和别的男人约会并发生性关系。

  后来,这个大叔到外地去打工了。离开厦门之后,他才告诉小陈自己有艾滋病,让他去医院检查一下。小陈吓坏了,到疾控中心一检查,发现自己已被感染。他曾想过自杀,又觉得对不起家人。在医生的鼓励下,最终他接受了免费治疗。

  C建议

  正面疏导性困惑,为打工族提供“夫妻房”

  厦门日新工友服务中心(国仁工友之家)总干事张颖说,厦门外来务工人员呈现家庭流动的趋势,这与人居环境、用工环境及包容度有关。“这是好现象,可以有相对健全的家庭生活”。

  她说,外来务工人员群体出现的各种性问题,除了生理需求外,业余精神文化生活空白也是重要原因。陈进东也认为,由于精神生活的匮乏,除了性困惑,外来务工人员往往借酒浇愁,产生酒精依赖。

  他们建议,政府部门、企业可以在外来人员聚居区域设置健康的文娱设施、社区大学,让他们找到志同道合的工友,从而有精神寄托。社会应健全关爱体系,开设心理辅导,及时疏导,从正面渠道舒缓他们的性困惑。

  “最美洗脚妹”、全国人大代表刘丽说,生活成本问题也是临时夫妻产生的因素之一。如果外来工在城市里可以轻松负担住房成本,就能把配偶、孩子接过来一起生活。政府、企业设置“夫妻房”不失为一种好办法。

搜狐福建站微信订阅号
(责任编辑:李峰)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