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 > 厦门社会

厦门99%乞讨者为职业乞丐 上午乞讨中午斗地主

2015年01月29日07:46
来源:综合 作者:厦门网
说自己右手不能动的男子,收拾东西却非常利索。
声称手动不了收摊就“康复” 99%的乞讨者为职业乞丐
说自己右手不能动的男子,收拾东西却非常利索。
三个乞讨者在一起“斗地主”
三个乞讨者在一起“斗地主”

  街头的乞讨者到底过着怎样的生活?晨报暗访组成员在调查中发现,有乞讨者说是讨钱吃饭,实则讨来一起“斗地主”;有的声称孩子饿需要钱买吃的,但讨到钱却迟迟不去买食物;有的声称手动不了,但到收摊回家时却手脚利索……这些乞讨者99%为职业乞讨,且近段时间有增多趋势,他们大多收入稳定,不愿接受救助站的救助,这也是让救助站头疼的问题。

街上遇到乞丐,你会施舍吗?

  • 会,给的不多被骗无所谓,万一真的呢
  • 不会,不再为这些骗子消费同情心了!

  晨报暗访组

  厦门网-海西晨报讯 近日,央视曝光街头乞讨者不为人知的一面,引发热议。在厦门也经常能看到乞讨者,他们有的身残、有的声称要钱吃饭、讨钱给孩子治病,不少好心人都会掏钱相助。这些乞讨者“下班”后都在干什么?他们讨到的钱真拿去吃饭治病了吗?为了揭开真相,晨报暗访组成员连续几天进行了跟踪调查。

  上午分头乞讨

  中午优哉打牌

  1月26日上午,暗访组成员来到位于思明南路的南普陀门口附近,1名中年男子(男子A)正席地而坐在乞讨。男子A把1个装有零钱的碗放在面前,身旁放着2把腋拐和1个书包,看起来他似乎左脚截肢至腿部。

  暗访组成员上前询问他为何乞讨,男子A看了看暗访组成员说:“脚不行,讨几个钱买饭吃。”当暗访组成员表示可以帮他联系救助站时,他拒绝了。

  暗访组成员又来到厦大公交站附近,看到一排乞讨者席地而坐,各拿着一个碗向过路游客乞讨。“您怎么啦?”暗访组成员与1名戴帽子的男子(男子B)交谈,他告诉记者,迫于生计,他出来讨点钱度日子。

  当天12时许,暗访组成员看到上述2名乞讨者走进思明南路一地下通道。暗访组成员也往同一方向走去,看到这2名乞讨者和另1名乞讨者在地下通道的台阶处会合,3个人均把腋拐放在旁边,并拿出扑克玩。为进一步深入调查,暗访组成员直接坐在他们旁边,与他们交谈。

  暗访组成员发现,他们玩的是“斗地主”,2元一局(如果地主赢1次,可赢4元),他们3个边抽烟边打牌。

  “下午不出去讨钱吗?”暗访组成员问。另1名乞讨者(简称:男子C)回答:“不出去,早上要到10块钱,够打牌了。”

  “下午游客不少,应该能讨到不少钱。”暗访组成员继续说。男子C说:“我们是出来混饭吃的,混一天是一天。”男子C告诉暗访组成员,他们3人一起在海沧租了一间房子,每月租金一百多元。每天早上6时许,他们从海沧搭首班841路公交车来这边,晚上再坐这辆车回海沧睡觉。至于暗访组成员问的其他问题,这3名乞讨者直接沉默,埋头打牌。不少经过的游客也不停地议论他们在打牌的做法。

  到了当天17时许,他们开始玩3元一局,也已抽完3盒哈德门(精品)香烟,地上散放着大量烟头和烟盒。输得比较多的乞讨者,不停地从口袋里掏出10元、20元面值的钱出来付给赢家。到19时许,他们3人才从地下通道出来,然后搭车离开。

  1月27日8时许,暗访组成员再次来到思明南路,发现男子A和男子B又在南普陀附近乞讨,情况和1月26日上午相似。

  说是孩子很饿

  却不急着买吃的

  1月27日10时许,暗访组成员来到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附近,看到一男子抱着一小女孩,旁边有一女子蹲着,并用手挡住脸,男子时不时拿纸帮小孩子擦嘴。

  在他面前,有一张白纸写着:“人若无难事,谁肯把头低,我来给孩子看病,身上所带钱财已所剩无几,孩子很饿,实属无奈,只好放下自尊,恩求好心人给点钱和吃的。谢谢!”

  “孩子怎么了?”暗访组成员问道。该男子看了看暗访组成员,没做回答。在暗访组成员蹲点十几分钟里,有3名路人把钱递到他手上,约40元,暗访组成员的蹲点也引起男子的注意,他时不时就盯着暗访组成员。

  暗访组成员问:“不是有人给钱了,怎么不赶紧给孩子买吃的?”该男子瞪了暗访组成员一眼,随后吼道:“你是要干吗?一直站这影响我干吗?”

  声称右手不行

  却能拎起音响

  1月26日17时许,一名年纪稍大的男子跪在南普陀附近的人行道上,带着音响播放歌曲,面前摆放一个铁罐,里面有1元钱若干。不少从南普陀出来的游客和市民往他的铁罐里放零钱。

  该男子双膝跪地,头磕地上,右手夹放在两脚间,看起来右侧肩部下垂。“您怎么啦?”暗访组成员向其靠近并问道。该男子说:“右手不行,不怎么动得了。”暗访组成员再追问其他事,他不予理会。

  暗访组成员随即在一旁蹲点观察,快到18时许,男子站起来穿起放在一旁的外套,左右两手利索地收拾着铁罐、铁罐里的钱、音响和背包,然后往大生里方向走去。他的右手看起来和常人并无两样,能轻松提动音响,与他所说的右手动不了并不一致。

  厦门市救助管理站透露:

  99%的乞讨者为职业乞讨者

  暗访组成员就上述现象采访了厦门市救助管理站(以下简称:救助站),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有99%的乞讨者为职业乞讨,他们大多不愿到救助站寻求帮助。

  大多来自甘肃岷县

  暗访组成员从救助站了解到,每年10月份至春节这段时间,来厦门的乞讨者数量确实明显增多,这些人大多数来自甘肃,以甘肃岷县居多。因为这段时间刚好是当地的农闲期,且临近冬天,厦门的天气比北方好一些,不会那么冷,所以有不少乞讨者在这段时间就“挥师南下”避冬,顺便赚点钱。

  很多乞讨者吃穿不愁

  救助站的相关负责人表示,因为乞讨人员流动性较大,厦门乞讨者数量尚无准确统计数据。“但这些乞讨者中,有99%是职业乞讨,他们租住房屋,大多租住在杂物间,有的是好几个人租一间。他们以乞讨为职业,收入也较为稳定可观。”

  “一些职业乞丐认为每天都能讨到点钱,就不愿意接受救助。一些主动接受救助的乞讨者,大多是走投无路、生病、钱财丢了等,还有一些是春节到了,想回家也会找我们。”该负责人说,“其实很多职业乞讨者,吃穿没什么问题。”

  骑行乞讨多为骗人

  暗访组成员此前曾发现,莲坂明发商业广场附近,经常有几个人穿着骑行服乞讨,他们身旁放着一辆山地车,向路人说是迷路了,讨钱要买饭吃。市民陈先生调侃地说:“轮渡邮局门口,有3个骑行者常年在那迷路,这都是骗人的。”

  对此,该负责人表示:“这些都是骗人的,一些年轻人不好讨到钱,就想出这些办法。如果有些人是真没有返程的路费,我们可以帮他们解决,只要他们登记并报出真实的家庭地址,经我们核实,如果确实是需要救助的话,只要是厦门能到达的地方,我们可以免费送他们回家,主要是以火车为主。此外,之前也有一些需要救助的长途骑行游客,也找到我们帮忙,我们也帮了。”

  缺乏法律支持存在管理漏洞

  “对于乞讨者,我们没有执法权,只能把他们劝走,但他们也是换到另外一个地方去,劝阻效果不好。”厦门市救助管理站的相关负责人说,还有乞讨者在不安全的地方乞讨。

  随后,晨报记者与警媒热线取得联系,值班民警表示:“乞讨者不是警方在管。”随后晨报记者又与厦门市城管部门取得联系,工作人员表示:“我们有义务帮忙劝导,但没有法律规定乞讨者是我们管的。”

  福建金海湾律师事务所郑志宁律师表示,目前,尚无专门针对职业乞丐群体的法律,除了有部分乞讨者确实需要帮助外,还有部分职业乞讨装可怜、利用身体的残疾来骗取爱心市民的同情心,以此来得到一些钱财,还有人不是将这些钱用于生计,而是用于挥霍的,这是个人道德品质不良,是社会道德层面的谴责对象。如果有乞丐强拿硬要,情节严重的,可以追究其行政责任和刑事责任。

搜狐福建站微信订阅号
(责任编辑:游雯星)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