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福建
厦门教育界“PX”风波——搜狐福建

50:5 被误读的传闻

厦门7所学校教师参与电脑派位交流,早在去年就已出台,但拖到今年才真正开始落实。目的就是动用师资调配这一便捷的行政抓手,促使教育资源更快合理配置,实现均衡化目标。[详细]

此前,交流在区一级践行多年,交流教师达3000之众。并没有发生什么问题,何以到了市属层面,竟引发如此反弹?

网上,最早传出的是一份厦门一中50人的交流候选者名单,这份名单,虽然后来被官方否认(实则每校只有5名教师交流,比例仅为10%),但却成了这次大事件的导火索。

50名教师被交流,无论对哪所名校来说,都不啻于一次“血洗”, 被交流老师有切身利益关注;涉及上万个家庭,家长有追问孩子怎么办的权利。而至于被交流的名校,即使表面上同意,私底下也未必赞同。

耐人寻味的是,这份50人的交流名单是怎么流出的?至今不得而知,坊间有多个说法:有说是名校老师无意中发现泄密,有说是名校为自身利益暗中授意流出,更有观点说,这是教育局在出台大政策之前所采取的一种试探性举动。[详细]

归属感缺失说辞不成立 盘根错节的利益才是关键

不过,抛开公众对传闻的误读不说,从抗议教师的诉求来看,最不能接受的是关系转出原学校,丧失归属感和稳定。

在市教育局和公众看来,这个理由显然不成立。且不说人民教师,归属感不应局限于一所学校那么狭隘,即使关系转到一般校,也并不改变教师的事业身份,何来归属感与稳定感缺失之说?

然而,现实远非如此简单。实际上,这次政策改革遭遇的最大阻力,恰恰是来自名校教师这个既得利益集团。

名校教师何以成为既得利益集团?这是因为岛内,教育资源极度不均衡,造就了名校资源的长期稀缺,校与校之间,隐性待遇和福利相差很远,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些市属名校,在办学优质的同时,很大程度上也成为了权贵子弟集中的学校,校中不乏官二代、富二代。顶着名校的光环,这些老师所占有的社会资源,以及获得的种种好处,也远非一般学校可以比拟。他们打死也不愿被交流,更何况,现今能够进入这些名校任教的老师,亦有不少是来自实力背景雄厚的家庭。

盘根错节拧成了不可言破的利益链。难怪乎,本地有媒体在报道这一事件时,虽然遮遮掩掩,却对这些拒绝交流的名校用辞颇不客气,称之为改革“最后的碉堡”。

交流政策虎头蛇尾 改革实际陷入“半流产”

面对高昂的反对声浪,厦门市教育局一开始口气仍然强硬:现在不是做或者不做的问题,而是如何完善的问题,教师派位交流肯定要执行,而且7月份就要执行。

可是,几周之后,在官方公布的教师交流最终方案上,时间被推后,派位改选拔,此前表态,遂成笑谈。

前后政策对比
名目 原政 新政 影响
人事关系 人事关系必须随人走 人事关系可保留在原校;退休时,可从曾任教学校选择一所落脚 人事关系是稳定的象征,给教师吃定心丸
派位方法 电脑派位 组织选派和个人申请相结合 操作弹性很大,给学校和教师充分的议价空间
职称 职称必须随人走 原校的职称级别三年不变,三年后(含三年)可参加新校职称评聘 职称与待遇密切相关,解除教师后顾之忧
交流年限 六年 在新校工作满三年,视同支教经历 时长缩短,确保名校老师能很快回到原学校

显然,新政策在操作上极富人性化,用利益来交换愿意,改革之名得以保留,各方皆大欢喜,名校教师到一般校交流,成了一次“支教”,一次“镀金”。

但,教育公平这一福祉,却被置于一旁。随着原政策的实际流产,教育资源不均衡依旧,教育公平遥遥无期。[详细]

折射深水区改革困境 阻力由碎片化变成集团化

厦门7所中小学教师交流改革“流产”风波,折射出的是改革进入深水区所面临的共同困境:触动利益比触动灵魂还难。

有学者分析中国改革步入深水区的共同特征:一是原先的改革者成了被改革者,改革更多地是向体制内的既得利益开刀,由过去的改别人转向改自己。二是所遭遇的阻力由碎片化变成集团化。从原来触及底层利益到触动上层建筑、若干庞大利益集团的利益,改革的难度也越来越大。比如2010年本该进行的盐业专营体制改革,就是由于中盐协给某些领导写的信起了作用,使高层犹豫不决,至今难产。[详细]

同样的还有收入分配制度改革,酝酿讨论整整10年之久,期间遭垄断高收入行业多次从中作梗,陷于流产。直到今年2月,在上届政府行将谢幕之际,才匆匆出台,但行文间,对垄断高收入分配依然语焉不详。

无论是台前还是幕后,这些既得利益集团都是改革的深层次阻力,是亟待破解的瓶颈和体制性障碍。虽然落到厦门这个案例上,反对各方所汇集的能量,与上述庞大的利益集团并非在一个量级,但其所指向和代表的阶层利益却如出一辙。明显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左右着决策。 [详细]

突破深层阻力 需要壮士断腕

国内很多领域的改革都已进入深水区,如何突破深层阻力,最近高层不断有强音传出,那就是改革要有壮士断腕的决心,要敢于啃硬骨头、涉险滩,破利益固化的藩篱。

实际上,改革不管改什么,公平都是最重要的出发点和落脚点。而教育公平正是最大的社会公平。改革贵在行动,喊破嗓子不如甩开膀子。观察厦门市教育局在事件中的表现,明显缺乏壮士断腕的决心,是典型的的驼鸟政策。

诚然,在推进局部的阶段性改革层面,顶层设计在面对反对声浪时,做出妥协让步,是同理心的表现,有一定的合理性,但由此认为这是尊重民意、体察民情,就谬之千里了。从这个角度上说,厦门的这次教育届“PX事件”,虽然在表达诉求,行动方式乃至规模上,与五年前的PX事件,都颇为相似,但一个捍卫公共利益,一个表达既得利益诉求,二者根本不可同日而语。[详细]


同理心无法改变大势,即当前改革正进入了“攻坚区”和“深水区”。改革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不干、少干或不犯错,但要承担历史责任。

                原创策划:吴泓 团队执行:李峰 李坤 彭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