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福建
泉州死婴事件潜规则拷问政府角色——搜狐福建

戏剧性演绎 “了难”充当和解推手

整个事件,前后出现了多幕戏剧性的场景。

第一幕,发生在微博曝光后的第二天:当国内众多媒体赶到泉州,准备一探真相时,此前要求尸检的家属,态度却忽然来了个180度的转变,和媒体玩起了“躲猫猫”。3天后,公众才从官方简短的声明中得知,原来一直避而不见的家属,已经与医院达成和解。

再一幕,发生在泉州市政府身上,角色历经数变,先是事发后迅速表态,要求彻查真相,依照事实和法律严肃处理,决不护短,并公布了新闻发布会召开的时间、地点。但是仅仅过了两天,政府的态度又突然变成了“捂盖子”。

有关家属态度的陡变,坊间有一种非主流说法:利益驱使,虽然有些残酷,但是并不悖逻辑,因为现行的医患矛盾,围绕着对“命价”的博弃,已经成为潜规则,“了难”更是家常便饭,在大众和媒体一边倒的声音下,医院通常向死者家属妥协,而获得赔偿的家属,也往往选择和解,不再打算追究逝者的真相。

泉州死婴事件中,消息真空的三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没有人知道,但是有理由相信:当事的各方都在按照潜规则在运作,无论心甘情愿还是心有不甘。

只是,从掷地铿锵到捂剧收场,这最富戏剧性的一幕还是得由泉州市政府来演:19日,如约前去参加新闻发布会的记者,被集体请去了喝茶,浸泡在浓酽的茗香中,被告知新闻发布会不开了。一个不堪的细节是:有媒体收了红包。>>详细

技巧性“冷藏”映证医患潜规则变迁

泉州死婴事件,官方、家属、医院“和稀泥”的处理方式,无疑是对生命权的不尊重。但是,撇开对真相的追问,这一事件却为观察当下医患矛盾的态势演变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样本。

个中值得关注的是:在自媒体时代,医患纠纷的力量、格局对比,正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一方面,曾经长期处于弱势地位的患者家属,在应对纠纷的过程中,主动调整、改变策略,借助自媒体的传播特质,短时间内获得了大量的舆论与道德支持,进而在与医院的“了难”中取得更多的谈判筹码;而另一方面,一直被认为处于强势的医院,却对这个变化明显准备不足,以往盛行于医疗行业内,处置纠纷的潜规则,被微博的传播迅速瓦解,从而使医院在应对危机事件中显得愈发被动。

有关医疗纠纷处置的行业潜规则,早在2010年,就曾曝出高官自省: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在博客中说,现行不少医疗纠纷处理,涉嫌篡改病历,为照顾医院和专家的面子,掩盖医生与护士的错行,甚至销毁证据……”吊诡的是,泉州死婴事件的一系列存疑:责任护士事发后离院不知去向、ICU视频监控被莫名“蒸发”、病儿系感染致死等,无一不在应证廖新波所言的潜规则。

我们不能说这样的变化,是积极健康的,因为它并没有摆脱“了难”法则,更没有使医疗纠纷的处置回到法治轨道上来,但是这一态势变化,与各地频发的医闹相比,无疑是一次“成功”的技巧性“冷藏”。

有人曾经分析中国式医闹,牵扯进去的各方其实没有一个是赢家。弱者(死者家属)选择以极端的方式索取“命价”,在事件中逞强,但并没有改变弱之本质;而医院在医闹中却成了弱者,甚至于无法保护医生的人身权益,近年来,各地频发医生遭砍杀的事件,折射医院的从医环境越来越险恶,医生成为高危职业,即是例证。

公信力缩水 摆平思维混淆政府角色

其实,在医患关系的此消彼长中,处境最尴尬的还是政府,本应是明规则践行者的政府,出于种种考虑,不得不默认甚至委身于潜规则中,而使自身的公信力一再缩水。

8年前,福建连江曾经发生过一起医疗纠纷事件:一位村民因为差100多元医疗费迟迟输不上救命血,3个多小时后不治身亡。这起发生在少数医生身上的医德医风事件(虽然后来的调查证明:患者的死亡与输血并不构成直接联系),经媒体爆光后反响强烈,院方四处请镇干部做工作,苦苦央求家属收下3万元私了,但仍然不能逃过问责,最后,3名正、副院长统统撤职。

连江医院不过站在道德审判庭上,当时的政府处理起来毫不手软;而本应司法介入的泉州死婴事件,政府却出现了难以置信的倒退。

细究原因,亦与近几年医患矛盾紧张的大背景相关,尤其是愈越烈的医闹,因为稍不留神就会引发群体性事件,而使政府的神经时时处于紧绷。

在此情况下,“摆平”也成了地方政府处理医患纠纷的思维定势。既然运用潜规则可以使互动各方的冲突减少,降低社会管理成本,化解因此带来的人事地震,那么政府默许或屈从于潜规则所带来的好处,也就不足为奇。

明规则执网 知情权与公信力方能共赢

考量泉州市政府在死婴事件中的前后反差,不外乎有三个原因:一是担心医患矛盾加剧,闹得越发不可收拾;二是害怕舆论不断扩大会让事件处置愈发被动,;三是顾及创卫这一城市形象工程。

但不论是出于什么原因,都暴露了政府在应对舆情与执网能力上的严重不足,对事件处置一开始过分承诺,不留余地,以致陷入潜规则的囧境。

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面对已经上升为公众危机的医患纠纷事件,政府部门应该介入,但绝不能越俎代庖,尤其是不能套用“花钱买平安”的维稳思维,用“权宜性治理”抛弃法治原则,这不仅会使政府的角色在事件中变得模糊不清,无形中也会混淆公众对赔偿责任主体的“误解”。

事实上,对政府来说,应对此类公众事件的明智策略应当是边处置边发布,全力还原真相。因为事件再复杂,疑问再多,通往真相的道路 却只有一条:调查、公开。在这一点上,深圳处置“停车场飙车案”的做法,就很值得借鉴,其对事件的关键要素进行反复力解求证,前后召开四次新闻发布会,历经发布-质疑-回应-再质疑-再发布,找到真相,不仅赢得公众信服,更为深圳的城市形象加了满分。2012年,深圳凭对此公众事件的成功处置,获得年度网络形象十佳城市之首。>>详细


在黑泽明电影《罗生门》中,片尾一幕:樵夫抱着捡到的婴儿,向着和尚一
步一点头,渐行远去,和尚感叹:亏得你,我还是可以相信人。这是一个
       活局:象征人类希望的婴儿,为观众留下了一个人道主义尚存的美好,更警
       醒世人对生命的敬畏。

                   原创策划:吴泓 团队执行:雷李斌 彭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