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迎来机动车“百万时代”
岛内每百人就有12.7辆车 超香港

截止上月底,厦门机动车保有量超95万。按照平均每天新增400辆的速度,最早到今年8月份,厦门机动车便将突破百万!

专家认为,厦门迈入“汽车社会”,城市半径越来越“小”,城市经济发展的“蛋糕”越做越大,但这座城市也因此将面临更严峻的“城市病”……[详细]

相关新闻

RECENT NEWS

迈入"百万时代"的城市

500万:北京,2012年1月突破500万辆大关

200万:深圳、重庆、成都、上海、广州、杭州、苏州、天津、郑州

100万:沈阳、青岛、昆明、南京、石家庄、太原、济南、西安、武汉、长沙、大连、宁波、温州、台州、长沙、合肥、佛山、东莞、济南、昆明、福州、泉州、漳州。

目前,全市机动车保有量超95万,其中60%集中在岛内。35万摩托车大部分在岛外,体积、规模更庞大的54万辆小汽车大部分在岛内。这相当于说,道路拥堵主要集中在了厦门岛,早晚高峰小堵车,逢年过节伴随着不定期的大堵车。以下这几幕,相信不少有车族至今仍印象深刻。 详细>>
按家用汽车一般使用93号汽油,平均百公里油耗约10升,每月行驶1000公里计算,每辆车每月用油量为100升左右,100万辆一年用油量达12亿升。按平均每辆车自重0.5吨计算,年排放污染物约150万吨。也就是说,这些污染物如果用载重4吨的卡车运输,需要38万辆才能运完。详细>>
来自交警部门的数据,截至3月底,厦门小型汽车保有量已突破54万辆,需要有59万-70万个车位供给。而物价部门对收费停车位的统计数据显示,岛内思明、湖里两区的收费停车泊位数总共有近19万个。这也就意味着,岛内每天超过20万辆车“无家可归”。这导致一个现象,乱停车愈加严重。详细>>

厦门进入机动车“百万时代”。这不仅仅是一个数字符号,专家说,100万辆的车将给这座城市带来越来越深、越来越广的影响。事物都有AB两面。“百万时代”也诱发了一场“百万危机”。

留学,教育展,商科专业,艺术,酒店

猜想1限牌是否可行?

  有法规的支撑,厦门如果要限牌是可操作的。”此次厦门即将迎来百万辆车,再次引发限牌猜想。有不少人认为,厦门汽车爆炸式增长,限牌势在必行。“厦门岛这么小,限牌是迟早的事情。”

  不过,也有不少人认为,尽管有法规上的支持,但厦门并不适合限牌,因为城市太小。厦门限牌了,是否要限制漳州、泉州的车禁止入岛?如此一来,就与厦漳泉同城化的大方向不吻合。[详细]

猜想2限牌时机到了?

  “限制车辆买卖,前提是有充沛的公交运量。”有人这样认为,限牌的时机到了。因为,厦门机动车保有量逼近百万大关;因为,厦门的道路交通已经不堪重负。

  不过,也有人认为,上海、北京、广州有轨道交通,有完善的公共交通体系,但厦门公共交通还不完善,怎么可能效仿限牌,时机还未到。[详细]

猜想3采用哪种模式?

  “厦门可借鉴的模式,有北、上、广等少数一线城市。”

  北京推出摇号上牌政策。比如2011年度小客车总量额度指标为24万个,每月26日实行无偿摇号方式分配车辆指标。

  1994年,上海首度对新增的客车额度实行拍卖制度,随后上海开始对私车牌照实行有底价、不公开拍卖的政策。2008年,上海将原有政策改为 “一次投标、两次修改、幅度600元”,即无底价、公开拍卖。

  2012年7月1日零时起,一个月内广州市暂停办理中小客车的注册及转移登记,后续各个月度平均分配增量配额。[详细]

近六成受访者支持限行或限牌

厦门机动车即将破百万,限牌、限行、拥堵费,猜想不断。

调查发现,60%以上的人对厦门公共交通满意,但也有一半以上的市民认为有必要控制私家车来缓解城市交通的压力,至于限牌还是限行,支持和反对的市民比重相当,另有近1/3的人两者都不赞成。至于征收交通拥堵费,超九成的人持反对态度。

更多受访者倾向于支持限牌

总体看来,支持限牌或者限行的人,与两者都不赞成的人比例相当。

经过调查,在287份有效问卷中,41.11%的人既不赞成限牌,也不赞成限行,而限牌与限行相比,更多人支持限牌。[详细]

网友调查

你是否支持厦门“限牌”或“限行”?

  • 支持
  • 不支持
  • 无所谓

你是否支持厦门征收交通拥堵费?

  • 支持
  • 不支持
  • 无所谓

厦门酝酿收1小时10元拥堵费

自去年3月以来,机动车每月以近万辆的速度增长。照此下去,预计厦门今年的机动车数量将破百万。照此发展下去,最大的挑战是有车没地停。尽管停车位目前以5%的幅度增长,但远远赶不上月均近万辆的机动车增长速度。交警部门表示,目前尚不明确是否限牌,但正在酝酿在高峰时段的一些交通堵点向途经车辆收取“拥堵费”。目前,该方案已经上报市政府,下一步还将征集市民意见。[详细]

交通问题专家直言:厦门确该考虑收拥堵费了

厦门著名交通问题专家、民盟厦门市委常委林地球说:“不怕拥有,但要控制机动车出行的需求。”他并不支持像北京、广州一样限牌的做法,而更倾向于收拥堵费,认为通过收拥堵费控制机动车出行率,是行之有效的方法。从新加坡、英国伦敦、瑞典斯德哥尔摩的做法来看,收了拥堵费,机动车的出行率明显下降。[详细]

北京:机动车尾号限行

北京在2008年奥运会后启动限行,车辆根据尾号每周限行一天,该措施在实施初期取得一定效果。但两年后,机动车上牌量平均每月激增近一倍,限行成果被消耗一空,堵车现象再次困扰首都交通,能否缓解拥堵也再次成为尾号限行的最大争议。[详细]

上海:汽车牌照拍卖

上海多年来一直实施的是“牌照拍卖”政策,但很多上海车辆挂上外地牌照就可以逃避限制,以致上海仍是中国最堵的三大城市之一。自实行国产车牌照额度无底价拍卖起,上海牌照的成交价格呈现锯齿状上升趋势。[详细]

香港:对汽车征收高额首期登记税

香港出于对实情的考虑 , 实行对汽车征收相当于车 40%至60%的首期登记税政策。此外,为了调控汽车出行生成的车公里总量,还按燃料油征收6.06港元/L的燃油税。这些交通政策的实施,使这座拥有近700万人口大都市的私人汽车拥有量不足35万辆。[详细]

广州将论证开征拥堵费

广州将启动《广州市交通需求管理研究》,拥堵收费也将纳入研究论证。交通需求管理的举措包括:路径诱导(发布交通信息引导车辆选择道路)、错峰交通、公交优先、停车供应调控、车辆限制使用、拥堵收费等等。[详细]